商務中心
商務中心
發布信息
發布信息
排名推廣
排名推廣
 
 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新聞資訊 » 正文

媒體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獨終生 戀愛培訓班走紅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5-08-29  瀏覽次數:1088
核心提示:有學者估算,在過去的34年間,中國大約多出3000萬男性。15年后,每100個20歲的女孩周圍,將環繞著118個同齡的追求者。
 媒體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獨終生 戀愛培訓走紅

(1957~2011年中國出生性別比)

媒體:1990年出生男性1/6孤獨終生 戀愛培訓走紅
出生人口性別比

有學者估算,在過去的34年間,中國大約多出3000萬男性。

15年后,每100個20歲的女孩周圍,將環繞著118個同齡的追求者。

中國的出生人口男女比例已經連續30多年超過107:100的最高警戒線。據此估算,1990年出生的男性,將有六分之一始終單身,2000年出生的男性,會有七分之一孤獨一生。

曾經的他和許多大學男生一樣,若喜歡誰,就一股勁兒地發短信、發微信、發QQ,窮追猛打,全憑本能和心頭燃燒的一團火焰。

而此后的戀愛,雙方就像打一場真的戰爭那樣見招拆招。說最恰當的話,做最得體的事,時時都給自己留好后路,永遠都充滿戒備。他們的關系理智、恰當、獨立、自由、各取所需。

女孩不是靠“追”來的,而是要“有態度”“有框架”,吸引女生自覺來到自己身邊

年近30歲的中學教師老周,很怕自己成為光棍中的一個。他此前一直情路不順,“相過幾次親,然后不知道為什么就沒有然后了”。眼瞅著老家的表弟表妹們紛紛找到人生伴侶,老爸老媽催婚的分貝日益升高。這名一板一眼的數學老師,開始了自己的戀愛“求學”之旅。

走進這間煙霧繚繞的房間時,老周有些拘謹。他拖著箱子從安徽來到北京,希望在約會女孩這件事上學個一招半式。

130㎡的房子里擠著十幾個人,團隊里有3名導師,1名助教,1名后期,剩下為學員。

這個手把手教男人如何約會女孩的戀愛培訓班,7天的學費是7000元。

這樣的戀愛培訓團隊,在一個“專研約會藝術”的在線平臺上有220個。在這個網站上,入駐的導師們像淘寶店家一樣售賣自己的課程。課程分為線上和線下兩種,類型囊括情感診斷、找女友/找男友、找老婆/找老公、挽回愛情、阻擊真命和外形建設。根據類型不同,收費少則幾百元,多則兩萬元。網站上顯示,已經有3.8萬人為此付費。

老周戰戰兢兢,掏出一個厚厚的筆記本,坐在沙發的一角。在他旁邊,有來自澳洲和美國的留學生,切換著中英文探討如何成為social butterfly(交際花);也有一籌莫展的農村小伙兒,想要知道此前苦苦追求的鄰家姑娘為什么不給自己一絲機會。

導師梵塵在黑板上畫下一道波浪,說:“在操作當中,你們要善于制造情緒焦慮,然后將它釋放掉。”

培養戀愛達人的流水線開始了第一道工序——吸引。培訓師首先告訴老周一個概念,女孩不是靠“追”來的,而是要“有態度”“有框架”,吸引女生自覺來到自己身邊。

“病了送藥,餓了送飯,馬不停蹄地一味對她好,你最后只能收獲‘好人卡’。”一個名叫浪跡的戀愛培訓師自稱相處過300個姑娘,教過6000名學員。他把前來求學的人分為3類:80%的人是因為家里催婚,想要找個女朋友;10%感情受挫,需要醫治;剩下的10%想成為“武林高手”。

老周身高1米8,卻總愛佝僂著腰背,他穿一件白色的雞心領T恤衫和一條淡藍色的牛仔褲,沒刮胡子。

第一天的教學內容就是形象改造:做發型、買衣服和拍照片。

在一家理發店,老周先是花280元理了頭發,原來像鍋蓋一樣扣在頭上的長發在幾分鐘后變了樣——兩側削薄,中間高高聳起,依賴大量發膠讓頭發保持直立。

形象改造完成了一半,下一步是換一身行頭。導師的建議是,年輕人要穿潮牌,沒錢就買制作精良的仿貨;年紀大一些的則一定要體現精英元素,例如襯衫袖子上不起眼的袖扣或西服口袋里折疊妥帖的方巾。

老周脫下白T恤和牛仔褲,在嘗試了一件胸前有夸張印花的衛衣之后,選擇了一件黑色的套頭衫,帶有星星點點的圖案。導師給他的建議是,多穿黑色,顯得酷。

“中國女孩喜歡錢和帥,但你抱著一沓人民幣,拍照秀個方向盤,她們會喜歡嗎?不會!”

做了發型,換了衣服,這是為拍出有質感的照片做準備。

來之前,老周的微信上沒有頭像,也沒發過一條朋友圈。這在導師眼里是不可想象的。

照片背景的選擇至關重要,導師帶著這些來自農村或是城市的學員,來到裝潢考究的咖啡館、文藝氣息撲鼻的藝術區、五星級酒店甚至正在開派對的游艇,用單反相機拍出背景虛化的照片。

在照相機面前,老周的四肢更加僵硬了,他表情極不自然地望向鏡頭,助教走上前去,擺弄了一下他的姿勢,讓動作盡量顯得漫不經心一些。回去之后,專門負責后期的導師幫他給照片磨皮、液化、加濾鏡,上傳朋友圈。

“女人的社交直覺要比男人強很多倍,她對你的判斷全部來自這些細節。”導師告訴學員們,外形和朋友圈是留給女孩的第一印象,而要達到“吸引”,接下來更重要的是高價值展示。

老周曾以為高價值展示就是抱著一摞房產證給女孩看,或是告訴她們自己有幾套房子、幾輛車。對于像自己這樣的“無產階級”而言,似乎沒有什么高價值可以給人看。

導師立馬否定了他的想法。“中國女孩喜歡錢和帥,但你抱著一沓人民幣,拍照秀個方向盤,她們會喜歡嗎?不會!”培訓師浪跡篤定地說,“她們要的是品質生活和個人修養。”

一天的“培訓”結束,老周回到那間有些擁擠和簡陋的“教室”。 梳著“戀愛達人頭”,穿著新衣服的老周在晚上更新了第一條朋友圈。照片里的他刮掉了胡子,粗糙的皮膚在光影和后期的作用下顯得白嫩。在一個復古的臺燈前,他攤開一本書,鏡頭精準地捕捉到他淡淡的笑容。圖片旁是一行簡單的文字:夜里挑燈看書。這句話同樣出現在一起培訓的其他學員的朋友圈中——相較于戀愛達人們的動作、話術、神態、裝扮,文字成了最容易復制的一種。

此后的戀愛,雙方就像打一場真的戰爭那樣見招拆招。說最恰當的話,做最得體的事,時時都給自己留好后路,永遠都充滿戒備

在老周剛剛學會發第一條朋友圈的時候,比他更早接受戀愛培訓的學員宏生,已經開始在生活中成功搭訕女孩子了。

宏生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大一男生,此前的感情史一片空白。曾經,上中學的宏生情竇初開,悄悄喜歡班上的一個女孩,被老師發現后告訴了家長。回到家,爸媽毫無懸念地對他進行了“批評教育”,甚至把這事當做笑料說給親戚聽,他“感覺非常自卑,從那時起就認為戀愛是可恥的事”。

后來宏生考上了大學,一夜之間,父母告訴他,可以戀愛了。

但父母并沒告訴他該怎么戀愛。大學生活豐富多彩又充滿刺激。宏生在一個公開活動上邂逅了一個姑娘。紅著臉,像擠牙膏一樣說出了搭訕開場白,雖然對方表現出一些不耐煩,但還是給了他聯系方式。

第二天,宏生火急火燎地約姑娘出來見面。他在男女生宿舍之間徘徊良久,終于等到心儀的妹子,他將自己買的禮物遞了過去,直愣愣地問對方你家哪里的,你學啥專業,一邊緊張地撓頭,一邊絞盡腦汁地想著下一個話題。

對方有些失望,沒有接過宏生遞來的禮物。他又進一步邀約,姑娘一口拒絕了。

自從那次被女孩拒絕,宏生有點“惱羞成怒”,他先花了半年時間在網上學習如何與女孩相處的課程,然后利用暑假來到北京,旅游的同時,向戀愛培訓師傾訴自己的難題。

在導師眼里,宏生暴露了太強的需求感,給對方造成了不適和壓力。其中涉及戀愛培訓的第二步:建立連接。連接不是無止境無底線地對女孩好,而是要“推拉”,先把對方否定掉,再肯定回來。

宏生如今已經能夠口若懸河地在微信上與姑娘聊天了,他會自然地叫對方“寶寶”,得到“我才不是你寶寶”的回復時,能繼續嬉皮笑臉地接過話:“怎么,這么快就想當我女朋友啦?”

他們管女孩叫“資源”,每一個戀愛培訓師的微信好友都有上千個,他們認為女孩在最終選擇伴侶的時候會考慮三個因素——價值、可得性和自己的投入,說白了,那些與男人互動的時間、精力和金錢,都是女人的沉沒成本。

在寢室舍友打電腦游戲的時候,宏生已經悄悄成長為一個中等水平的戀愛達人了。這個原本青澀的大一男生,在北京的旅途中,第一次牽起了女孩的手。

之所以能夠“得逞”,是因為戀愛培訓師的一套話術。在與搭訕成功的女孩穩步升溫感情之后,宏生對她說:“你知道兩分熟的牛排什么樣嗎?”對方搖頭。宏生淡定地牽起女孩的手,搖晃了幾下,捏了捏手掌的邊緣,對她說:“就是這樣。”整套動作一氣呵成。

“牽手的時候,我感覺她就是我的女朋友。”宏生仍處在興奮中,這些屢試不爽的法則和技巧,讓他成為戀愛培訓師的忠實信徒。他將以前秉承的觀念統統拋掉。許久以前,他認為牽手是一種神圣的儀式,證明一場戀情的存在、起點或是發生。現在,他展現出一種無所畏懼的輕蔑態度:“大半個青春期,我都沉浸在自己編織的想象之中,以為最美的牽手,不過是這個樣子了。”

這個1994年出生的男孩不再相信真愛。“我現在想開了,我要的是戀愛,不是真愛。”

他再也不似從前了。曾經的他和許多大學男生一樣,若喜歡誰,就一股勁兒地發短信、發微信、發QQ,窮追猛打,全憑本能和心頭燃燒的一團火焰。

而此后的戀愛,雙方就像打一場真的戰爭那樣見招拆招。說最恰當的話,做最得體的事,時時都給自己留好后路,永遠都充滿戒備。他們的關系理智、恰當、獨立、自由、各取所需。

“90%的男人來這兒并不是為了認識很多女生,他們只想讓自己具備尋找另一半的能力。他想學一套武功秘籍,并不是為了殺人,可能只想保護自己

7天的培訓眼看就要結束,對老周來說,最難的考驗來了。

在街上和夜店里搭訕,是培訓實戰部分的重頭戲。導師做了示范,他從目標身后45度的位置追上目標,用手背而不是手心輕觸她的上臂。“你好,我注意你很久了,我沒有惡意,只想認識你一下。” 導師的嘴角揚起恰當的弧度,從容地掏出手機,“我的朋友還在等我,能加個微信嗎?”

老周這個習慣了站在講臺上的人,當起了笨拙的學生。在導師的要求下,他邁開沉重的步子,機械地走到女孩面前,要了電話扭頭就走,更為重要的后續“寒暄”一句也沒有。

這個教學嚴厲的數學老師第一次面臨更為嚴厲地質問:“讓你收號你就光收號,為什么不聊天?!”

老周半晌沒吱聲,他用力地搓了搓手指關節,緊張得像是參加期末考試的學生。

老周讀了16年書,沒有一門課教他怎樣戀愛。

當激烈的戀愛競爭開始時,愛情上的“低齡兒童”開始著急了。一位社會學家曾說過,“剩女是個偽命題,剩男才是個真問題”。按照男多女少的性別比例,“剩女”是有選擇地主動剩下,而很多“剩男”是被迫剩下,這兩者有本質的不同。

“90%的男人來這兒并不是為了認識很多女生,他們只想讓自己具備尋找另一半的能力。他想學一套武功秘籍,并不是為了殺人,可能只想保護自己。”浪跡說。

浪跡在加過很多學員,他們尋求在線的指導。“如果有一天,你突然發現他把你刪了,那他一定是去結婚了,不想讓別人知道他的老婆是通過上課找到的。”

7天線下培訓的最后一天,學員們回到房間總結前幾天的戰術和戰果。老周坐在沙發上一言不發。“現在改變不太大。我應該回去先把線上課程看一下,進行大量的實戰,再來這邊學習。”老周總結得煞有介事,一板一眼的態度逗樂了旁人。他怕別人不信,正色道:“現在我回去敢在街頭搭訕女生了!”

別人開玩笑逗他:“那你怎么搭訕呢?”

突然,老周不帶一秒停頓地,如同智能語音一樣,說出了這句在心里背誦了一百遍的話:“嘿,你好,我跟朋友在那邊吃飯,感覺你特別有氣質,想認識你一下,大家都是年輕人,聊得這么投機,加個微信吧?”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網站首頁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網站留言
 
北京pk10每天开到几点